The Secret 祕密

Loading...

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背對群眾

「父子騎驢」的故事人人聽過,卻又是如此歷久不衰。

它敘述到一對父子牽著一頭驢子進城,一路上令他們苦惱不已,父牽驢、子騎驢,人說子不孝,子牽驢、父騎驢,人說父不慈,兩人一齊騎上驢,又有人說虐待驢,索性兩人都不騎,卻又有人評如此要驢何用?

這讓我想起音樂界有句諺語:「如果你想成功地領導整個樂團,你就必需背對群眾。」可不是嗎?

一個樂團指揮如果不時地回頭看觀眾,如果在曲目中太在意每一位聽眾的或一皺紋或點頭稱是,心情必然隨之起伏,如何能心平氣和、全力以赴地指揮好整個樂團呢?唯有暫時背對群眾,專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方能有好的表現,曲畢,群眾自然會報以熱烈掌聲。

人生不也如此嗎?人若要成大事,有時就必需要有「背對群眾」的智慧。群眾是多元的,有人總是恭維、讚美你,卻也有人總是習慣講些洩氣話。

恭維、讚美的話聽多了,一不小心,會迷失了人生原本應走的方向;洩氣、負面的話聽多了,更可能令你的信心大受影響。

必要時,唯有暫時「背對群眾」,暫時迴避來自群眾的讚美或批評,避免自己被群眾的聲音給牽著走,避免自己過於驕傲或過於喪志,甚或無所適從。

專心聽主的聲音,專心完成上天託付給你我的任務,專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方能做大事。

親愛的朋友,您的人生常被眾人的七嘴八舌給牽著走嗎?「如果你想成功地領導整個樂團,你就必需背對群眾。」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專心完成眼前的任務,必會讓您的生命樂章更加動聽。

2008年8月3日 星期日

逆向開展自己

羅馬時代有一傳說,一戶人家的佣人,在廚房不小心打破一瓶油,驚嚇的他嘗試用手把油再搯回去。當時做飯都是燒木柴或麥梗,地板上的灰屑,也一起被佣人的手搯收起來。事後,佣人到井邊洗手,發現雙手去污神速。這個小錯誤卻意外的促成肥皂的誕生。

原來,油加上草木灰中的鹼成分,具有去污功能。一般人都不喜歡手滑膩膩的,會想盡辦法「去掉」油。但是若在油中「添加」鹼的成分,反而會讓「油」變成「去油」的額外功能。這故事開展出一個啟示,有時候「不減不去」以逆向使用「添加」的方式,反而會讓一件事,多出了四面八方向的發展空間。

放眼目前職場的糾結,上司執意要「去掉」不順眼的下屬,這種案例何其多。美國一家知名汽車公司,因一位高階主管的錯誤判斷,虧了1,000萬美元。高階主管引咎辭職,總裁說:「我才剛剛花了1,000萬美元訓練你,怎麼可以輕易讓你走?」就人性與榮譽心來看,這位主管接下來應該會更拚命為公司效命吧。

另一則故事也是發生在美國。一位總裁巡視公司,發現一位員工,坐在窗戶前發呆很久。總裁詢問總經理原因,總經理回報說:「我們公司八到九成的創意,都是這位員工在窗前發呆時想出來的」。

職場犯錯,一定不可原諒嗎?相處不順的人,就一定得「去掉」?上班發呆,一定效益不彰嗎?或發落邊疆地帶嗎??主管看不順眼的人,就等同對公司毫無貢獻嗎?對人而言,什麼價值標準才是權衡他現階段表現的一把尺呢?是主管的個人喜好,還是數字效益,或是其他向度的貢獻?

你知道狗與貓,永遠作不了朋友的關鍵嗎?因為狗高興時會張大眼睛,生氣時會瞇起眼睛。貓恰恰與狗相反,瞇眼時,代表喜悅,圓睜著眼十足表示不滿。狗與貓永遠站在自己角度,解讀對方,敵對對手。

「人」應該略作改變,嘗試「去掉」敵意,「添加」善意,讓對方的一扇窗成為自己的一面鏡。

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找錶的故事

一個木匠在工作時,不小心把手錶掉落在滿是木屑的地上,他一面大聲抱怨自己倒霉,一面撥動地上的木屑,想找回那隻心愛的手錶,許多伙伴也提了燈,與他一起找,可是找了半天,仍然一無所獲。

木匠的孩子悄悄地進到屋子裡,沒一會兒功夫,居然找到了那隻手錶。木匠又高興又驚訝的問孩子:「你是怎樣找到的?」

孩子回答說:「我只是靜靜地坐在地上,不一會兒,我就聽到『滴答』『滴答』聲,就知道手錶在哪裡了!」

生活在現在,我們每天常常都忙得「團團轉」,不懂得安靜下來;安靜是最難學的功課,因為我們受不了自己坐在那裡好像無所事事。

朋友,讓我們學習每天都抽出一點時間安靜下來,享受一下靜謐和安息,來獲得更多力量,過每天的生活。

2008年7月29日 星期二

你是人才還是人力

有個律師朋友也在學校裡兼課,他常會找一些學生來工讀,或者是在接到某些公部門的研究案時,也會找幾個研究助理。有幾個年輕助理,跟著他兩、三年,我們也就認識了。其中有個叫做阿雅的女孩,我頭一次見到她,她捧著好多檔案匣,像表演特技似的,從樓梯上下來,一臉都是笑,嘴又甜,律師朋友對我說:「阿雅人很乖的。」

我一直以為他對阿雅很滿意,也以為阿雅畢業後會留在事務所,沒想到,我有一天竟在電腦展覽場的叫賣攤位上,看見了吆喝著:「最後機會,割喉價!不買你會後悔!」的阿雅。

「什麼時候離開事務所的?」我在擁擠的人潮中,扯著嗓子問阿雅。

她的眼圈忽然有些紅:「離開三個月了。老師說我不是幹這一行的,我只好走了……」

我聽了覺得心酸,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扯開嗓門問:「妳在這裡還好嗎?」
「反正就是工作嘛。沒差!」她努力的笑著,給自己打氣。

過了一段時間,我遇見律師朋友,他身邊的助理變少了,也沒有那種像阿雅一樣笑臉迎人的類型。

「縮編啦?」我笑著問:「都看不見甜美的笑臉了。」

朋友微笑的說:「阿雅啊,我讓她離開了。她不適合做這個工作。」

「是嗎?我倒覺得她挺賣力的。」

「賣力有什麼用?我需要的是人才,不是人力。」

我有點震撼。關於人才與人力,確實是我以前沒想過的問題,我一直以為只要夠投入,就能把事情做好,卻忽略了專業性與準確性,人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方法不對,就只是白費力氣,如果不能讓自己更專業,就無法成為人才,只能淪為人力。人力隨處可得,人才卻需要發現,需要培養。

「你可以培養她,讓她變成人才啊!」我還在掙扎。

朋友疲倦的看了我一眼:「有些人已經設定了自己是人才,有些人無所謂,要怎麼培養啊?他自己都無所謂了。」

我忽然想到阿雅在賣場說的那句話:「反正就是工作嘛。沒差!」也許就是因為都沒差,才失去了競爭力吧。

2008年7月17日 星期四

無條件的幫助

這是發生在阿根廷的一個真實故事。

天色已晚,陰雨綿綿,阿爾斯托看見路邊停著一輛車子,車旁一位老太太在寒風中瑟瑟發抖。他沒有猶豫地將自己破舊的老爺車停到老太太的奔馳車前面,下車走向老人,臉上露出微笑。但他發現老太太還是有點緊張,她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在這個偏僻的地區沒有人來幫助她。

在老太太看來,面前這位男子不那麼令人放心,他其貌不揚、貧困潦倒,更像是個罪犯。阿爾斯托好像猜出老人心中的擔憂,於是先開口說:「我是來幫助您的,太太!天氣很冷,您先到車裡坐著暖暖身子,我叫阿爾斯托。」

感謝上帝,只是車胎爆了,但對於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來說,換胎談何容易。阿爾斯托在車下鑽進鑽出,支起千斤頂,還不小心擦破了膝蓋;當他栓緊最後一只螺絲帽時,老太太搖下車窗,開始與他攀談。

老人告訴他,她來自一個大城市,途經此地,不知如何感謝他。阿爾斯托笑而不語,收起千斤頂,將工具放進汽車的後箱裡。老人問他應該付他多少錢,她知道如果沒有這位陌生人的幫助,在這個窮鄉僻壤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阿爾斯托沒有想過要錢,對他來說,這不是一份索取報酬的工作;他對老人說,要是真想回報他,那麼如果下次老人遇上別人需要幫助時,請同樣力所能及地伸出援手。並且說:「妳只要記住有這麼件事就行了!」

阿爾斯托目送老人開車上路漸漸遠去,天氣陰冷得令人抑鬱,雖然這一天他並不如意,但因為剛剛幫助了一個人,他的心情變得好了許多,他開著車消失在暮色之中。

老太太在往前開出數公里後,看到了一家小咖啡館,她想進去喝杯熱咖啡驅驅寒,然後再繼續趕路。這是一家很簡陋的咖啡館,收銀機就像她記憶中自己年輕時的那種,現在已經很少用了。一名女招待面帶甜美的微笑迎上來,遞給她一條毛巾,好讓她擦乾濕濕的頭髮;老人注意到女招待已有幾個月的身孕,可儘管挺著大肚子勞累了一天,她依舊熱情不減地招待客人,由此老人想起了阿爾斯托。

喝完咖啡,吃完飯老太太拿出100美元付賬,就在女招待回身找零錢的時候,老人悄悄地走了。女招待回來時已經人去位空,桌子上有張寫著字的餐巾紙,旁邊還壓著另外的300美元。餐巾紙上是這樣寫的:「妳不欠我什麼,我曾經與妳一樣,有人像我現在幫助妳一樣幫助了我,如果妳想報答我,那麼就請妳繼續傳遞這份愛心。」

那天晚上,女招待回到家中,一直在想老太太為她所做的善事,老人如何知道她與丈夫因寶寶快要出世而正在為錢煩惱?現在一下子問題都解決了,看到身旁熟睡的丈夫,她輕輕地吻了他一下,並悄聲對他說:「親愛的,一切都會好起來!我愛你,阿爾斯托。」

2008年7月13日 星期日

感激月亮,否定太陽

有一則猶太故事說,有一天,有人問一位老先生,太陽和月亮哪個比較重要。那位老先生想了半天,回答道:「是月亮,月亮比較重要。」為什麼?「因為月亮是在夜晚發光,那是我們最需要光亮的時候,而白天已經夠亮了,太陽卻在那時候照耀。」

你或許會笑這位老先生糊塗,但你不覺得很多人也是這樣嗎?每天照顧你的人,你從不覺得有什麼,若是陌生人這樣對你,你就認為他人真好;你的父母、妻子或先生一直付出,你總覺得理所當然,甚至還有得嫌;一旦外人為你做出類似行為,你就受寵若驚,你就會很感激。這不是跟「感激月亮,否定太陽」一樣糊塗嗎?

有個女孩跟媽媽大吵了一架,氣得奪門而出,決定再也不要回到這個討厭的家了!一整天,她都在外面閒逛,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但偏偏又沒帶零用錢出來,可又拉不下臉回家吃飯。一直到了晚上,她來到一家麵攤旁,聞到了陣陣的香味,真是好想吃一碗,但身上又沒帶錢只能不住的吞口水。忽然,老闆親切的問:「小姐,妳要不要吃麵啊?」

她不好意思的回答:「嗯!可是……我沒有帶錢……!」

老闆聽了大笑:「哈哈,沒關係,今天就算老闆請客吧!」

女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坐下來。不一會兒,麵來了,她吃得津津有味,並說:「老闆,你人真好!」

老闆說:「哦?怎麼說?」

女孩接著回答:「對啊!我們素不相識,你卻對我那麼好,不像我媽,根本不了解我的需要和想法,真氣人!」

老闆又笑了:「哈,小姐,我才不過給妳一碗麵而已,妳就這麼感激我,那麼妳媽媽幫妳煮了二十幾年的飯,妳不是更應該感激她嗎?」

被老闆這麼一講,女孩頓時有如大夢初醒,眼淚瞬間奪眶而出!顧不得還剩下的半碗麵,立刻飛奔回家。才到家門前的巷口,就遠遠的看到媽媽,焦急的在門口四處張望,她的心立刻揪在一起!有一千句、一萬句的對不起想對媽媽說。

還沒來得及開口,只見媽媽已迎了上前:「唉呦!妳一整天跑去那裡了啊?嚇死我了!來,進來把手洗一洗,吃晚飯了。」這天晚上,這個女孩才深刻體會到媽媽對她的愛。

太陽一直都在,人就忘了它給的光亮,當親人一直都在,人就會卻忘了他們給的溫暖;一個被照顧到無微不至的人反而不會去感恩,是因為白天已經夠亮了,太陽是多餘的嗎?

2008年7月8日 星期二

哦!上帝不是故意的

有艘貨輪在一航海的途中沉沒了,一位水手僥倖地活了下來,並漂流到一座小島上。為求生存,他砍了些樹枝與棕櫚葉來搭了一間簡陋的樹屋,就這麼就地住了下來。他每天禱告:「上帝啊!求您保守我獨自一人在這孤島生活能平安,並幫助我能想辦法離開這裡吧!」

他每天這樣禱告,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直到過了一個月,他仍舊被困在那荒島上。這天傍晚,他無奈地到海灘上散心,忽然聞到有煙味!趕忙回頭一看,竟是那自己辛辛苦苦搭建、在這島上唯一的屏障∼小樹屋著火了!等到他趕到那兒,整棵樹連同樹屋早已化為灰燼!

他憤恨地大哭:「上帝啊!你不但不救我,不聽我的禱告,還把我僅有的都給奪去了!」那天晚上,他就這麼懷著怒氣與不平地躺在沙灘上睡著了。

想不到隔天一早,居然有人划著小船來沙灘上搖醒他,並要他跟著他們回到停泊在不遠處大油輪上去。這落難的水手好高興!便問來載他的船員們:「您們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的呢?」那些船員回答:「喔!因為我們看到你昨天晚上發的信號彈了啊!」「信號彈?」那落難的水手二丈金鋼摸不著頭地呢喃著,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前一天夜裡的「不幸」事件…..

而他,在幾個小時前還為了這事向上帝破口大罵呢! 許多時刻,我們會氣到有一股欲咒罵「天理何在」的衝動,然而,親愛的讀者,請相信我:上帝不是故意的,祂真的不是故意的,祂不是故意讓您找工作不順,不是故意讓我們考試失利,不是故意要讓我們陷入困境....,

其實,祂都是「有意」的!是有意送上一些挫折,是有意擋擋我們的銳氣,有意地安排一些化了粧的祝福。很多事情也許我們當下看來是種「詛咒」,但實際上卻是上帝的另一種「賜福」。

就像故事中那位水手的遭遇一樣,我們在天上的父就是這麼樣地幽默,喜歡用一些令人怎麼也想不到的帶領來讓世人在最後一刻來個喜出望外!曾經有許多令我納悶、不平的事情,現在回過頭來看才覺得:上帝真的不是故意的!祂都是有意的,一切的一切都有祂的美意。

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上帝)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聖經以賽亞書55:9)